【展览】Waiting for Connection | Harry Pye (London)

2020-07-14伦艺北京办公室访问次数:
\
The Future is Unwritten | 不可预知的未来2018
 
 《不可预知的未来》是哈里·派伊和罗兰·史密斯于2018年夏天创作的绘画作品。它于2018年在肯特和伦敦展出,参加了一个名为“有趣的商业”的群展项目。哈维·韦恩斯坦和他的兄弟经营着米拉麦克斯公司,这家公司有着40年制作电影的历史,制作了受许多人喜欢的电影。关于哈维是个强奸犯和虐待者的说法已经流传了很多年,但是韦恩斯坦被很多人认为是不可触碰的。罗斯·麦克高恩和其他人共同领导的“Me Too Movement”改变了一切的事情。哈维被判23年监禁,这就意味着其他性虐待幸存者现在更有可能站出来,因为他们觉得他们现在是可以被相信的,他们不会被告知,“你应付他的话,相比较而言,他太强大了。”但当哈里和史密斯的画把这幅作品命名为“不可预知的未来”时,是因为那时候没有人知道比尔·科斯比、罗尔夫·哈里斯或者韦恩斯坦的命运。

这幅画的主人公乌玛·瑟曼穿着2003年电影《杀死比尔》(由塔伦蒂诺导演,韦恩斯坦制作)中的服装。乌玛的手是由罗兰·史密斯画的,他还画了哈维被割断的手腕。哈里则是引用了60年代著名Pye唱片公司的标志。哈里的作品中基本都有橙色、粉色和普鲁士蓝的组合。尽管史密斯是一名医生,但他与哈里·派伊在绘画方面已经合作了30年。


Harry Pye
/
 
\

 哈里·派伊于1973年出生于伦敦。在坎伯韦尔大学完成基础课程后,他于1992年至1995年在温彻斯特艺术学院学习版画。在接下来的5年中,他出版并编辑了哈里·派伊的《弗兰克》杂志(内容以他对艺术家的采访为主)。2000年,他开始策划一些群展项目,例如在巴黎Glassbox的“可能是垃圾,但是它是英国的垃圾”项目以及在伦敦巴特·韦尔斯学院的“维瓦·巴勃罗”项目。
\
You're Going To Be All Right
This painting was made during lockdown. It's a tribute to the hardworking N.H.S. staff.


2007年,哈里在伦敦的Sartorial画廊和巴西的托马斯·科恩画廊举办了他的个展项目。除此之外,他曾为Elefest和Deptford X策划了展览项目,以及在英国泰特美术馆和泰特现代美术馆的艺术活动项目。他的作品曾在世界各地展出,诸如英国泰特美术馆的"Souls For Sale" 和泰特现代美术馆的"Inside Job"项目等。他还与电影制片人戈登·贝斯威克合作,为艺术家Roland Gift和Neil Innes等制作了许多流行的动画视频。

/
Waiting for Connection
/

\

在这个百年难遇的艰难时期,新冠疫情全球传播所产生的消极影响几乎笼罩了地球上的每个生命个体。我们感受着各种正面和负面的能量,并异常期待着与家人、友人、爱人以及大自然的再次重逢。这场危机使得我们重新对世界的发展进行了审视,也给予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它对于未来世界格局变化所带来的影响。随着疫情的蔓延,我们借助于互联网科技见证了近乎魔幻般的国际政治环境,人云亦云的流言蜚语和阴谋论充斥在网络上,不禁疑惑,我们应该相信什么?也许,除了这些纷扰的噪音,我们是可以制造出一些美妙和安宁的。

BACA艺术中心推出的线上展览项目《Waiting for Connection》,试图借助于互联网平台,对处于数字时代里的艺术在社会体系中的功能性进行讨论。特别是当整个社会体系遭遇当下的艰难,文化创意产业将何去何从,传统的产业模式应该进行怎样的革新才能跟上数字时代的变化?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文化创意工作者中的艺术家们就像是“芯片”一样,他们一般不会一条道走到黑。反而会尽可能地跳出固有的条条框框,更倾向于从多角度思考问题,个体本身对周边环境的变化有着很强的适应性。 

《Waiting for Connection》是一个持续性的线上展览项目,它连接了一些中国艺术家和国际当代艺术家。这些文化创意工作者们和社会体系中的每个个体一样,在经历着这次疫情的危机。他们善于观察和创意,创作出的作品,目前也许只能通过互联网的形式与公众进行广泛分享。《Waiting for Connection》将持续地增加艺术家和他们的图像、视频和文字等形式的艺术作品,目的之一就像这次参展艺术家马修·柯林斯在他的视频中提到的,“让我们期待艺术可以在此时此刻带来一丝希望!”
©2012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0773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4275号北京英伦艺大艺术中心有限公司网站地图
返回顶部